整改不力却称群众认可,湖北钟祥对中央环保督察虚整改真销号

2020年10月26日 15:10生态环境来源:http://www.hb114.cc

图为钟祥市护城河断面。记者 王文志 摄中央三令五申,坚决整治生态环境领域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而湖北省钟祥市“护城河污染破坏国家湿地公园生态”问题,在中央环保督察及“回头看”中被重复举报、重点交办,承担整改任务的钟祥市住建局避重就轻、敷衍应付,虚报问题“有效解决”并申请销号,群众多次举报的污染问题却仍然存在。

《经济参考报》记者对此持续跟踪数月,10月上旬,记者在钟祥市再次探访看到,劣五类的护城河水依旧源源注入莫愁湖国家湿地公园的主要水域镜月湖,使得这个汉江中游南岸第一大湖泊生态状况岌岌可危。

劣五类水质仍在破坏湿地

位于钟祥市区东南郊的镜月湖,属城区湖泊湿地类型,净水面积1.7万亩,湖区30多座大小自然岛屿、400余种野生动植物、数种国家二级保护哺乳动物和鸟类,共同构成较为完整的湿地生态系统,被国家林业局命名为“湖北莫愁湖国家湿地公园”(包含镜月湖和北湖),其中镜月湖占整个湿地公园水域面积的近60%。

镜月湖是钟祥护城河水的唯一出口,最终流入长江支流汉江。据了解,受城区生活污水直排等因素影响,钟祥护城河水体一度发黑变臭,并殃及下游的镜月湖,湖水水质曾下降为劣五类。多位当地人士告诉记者,目前镜月湖水质上升为五类,得益于污染企业搬迁、污水处理能力提升以及退池还湖、杜绝投肥(粪)养殖、沿湖农村环境卫生治理等。但护城河劣质水体直排入湖,至今仍为镜月湖生态治理的最大痛点。

中央环保督察交办该污染问题整改已过去近四年,但相关的连续监测数据显示,河水大肠杆菌群、亚硝酸盐等均严重超标,属典型的生活污水污染类型,河水水质仍常年为劣五类标准。这些污水日夜不停注入镜月湖,被誉为“荆楚明珠”的莫愁湖国家湿地公园主体水域受其影响,水质变劣风险大。

10月8日至10日,《经济参考报》记者穿行于六公里长的钟祥护城河城区段,在多个断面看到,星星点点的块状黑色漂浮物和垃圾杂物游弋在河面,浑浊的河水散发出阵阵刺鼻性异味,水流自西北向东南径直排入镜月湖。当地群众表示,由于护城河水过于污浊,雨季河水上涨将河沿低处的仿玉石雕栏浸染成了灰黑色。护城河沿岸部分商户告诉记者,这条河年年整治、年年污臭。

在沿湖的南湖渔场皇堤队四组等断面,记者看到镜月湖水面呈灰绿色,一团团油膜状物质沿湖岸线绵延百余米,零星的死鱼翻着白肚夹杂其间,微风吹过能嗅到湖水发出的腥臭气味。附近居民告诉记者,湖水腥臭味常年存在,夏天最重且滋生大量蚊蝇,“拍死的苍蝇能装一篓子”,从湖里钓上来的鱼也有股“柴油味”。

污染问题被重复举报和重点关注

2016年11月至12月,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湖北开展环保督察,期间接到群众举报:钟祥市护城河没有进行雨污分流,大量生活污水直排河内,夏天时河水又黑又臭,河水流入镜月湖。督察组将此信访件按程序转交钟祥市办理,该市当年12月17日收到交办件后很快回复督察组并在媒体公开相关信息,称群众举报属实,已重点责成市住建局加快配套管网建设,实现雨污分流。

钟祥市市长曾于2017年9月16日主持召开专门会议,提出“力争当年年底镜月湖水质达到地表水四类标准,三年内达到三类标准”。据了解,受护城河污染拖累,三年时间过去,该目标未能如期实现。

2018年10月至11月,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湖北,对第一轮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督察期间群众再度举报:莫愁湖国家湿地公园生态破坏严重,其周边有很多排污口,护城河污水直接排放造成湖区污染。中央督察组将此列为“重点关注”信访件转交钟祥市办理,湖北省配合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联络组于11月26日向全省通报了两起典型案例,其中一起为钟祥护城河污水破坏莫愁湖国家湿地公园生态问题。

而在此之前,钟祥市迎接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动员会要求,“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交办的事项立行立改”,“坚决打掉敷衍整改、表面整改、假装整改等官僚主义作风”。

2018年11月中旬,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钟祥,指出护城河污染被重复举报问题。随后钟祥市委、市政府再次督促市住建局,尽快完善管网等配套建设,实现雨污分流,并对该局负责人进行了约谈。

2018年11月22日,荆门市领导赴钟祥,现场督办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重点信访投诉件办理工作,强调“切实提高站位,强化纪律规矩意识,持续抓好问题整改”。

整改不力却宣称“群众认可”

据介绍,钟祥护城河污染源主要来自生活污水直排形成的点源污染、城市降雨径流形成的面源污染、河道底泥垃圾等形成的内源污染。

当地专业人士对记者说,控源截污是根治钟祥护城河黑臭水体的“唯一捷径”,也是镜月湖水体外源污染治理的关键。“而市住建局把整改重点放在封堵直排口、清淤疏通和保洁等临时性措施上,曾安排专人每天向河道撒石灰压臭,从农行大厦断面撒到镜月湖入口,结果‘按下葫芦浮起瓢’,污染问题被群众重复举报。”

钟祥市住建局局长王道忠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护城河污染问题确实存在,但在整改上,该局作为责任部门“做到了努力、尽力”,“工作得到了群众认可”。

据王道忠介绍,该局整改工作重点完成了21个污水直排口封堵、47个溢流口加高,以及在市区一处雨水汇流区域建设智能分流井等应急性工作,并对污水管网、护城河进行清淤疏通,对河道实施生态补水和生物工程治理。

王道忠强调说,“中央环保督察交办的问题,只是针对晴天时生活污水进入护城河造成污染问题,通过整改已得到解决。大雨天时部分生活污水溢流进入河道,产生一些污染很正常,一年也就那么几次。”对此说法,当地人士并不认同,表示“这是整改责任单位投机式、应付式的选择性整改”。

钟祥护城河在晴天时的污染状况并没有市住建局负责人所言的乐观。本报记者先后三次探访钟祥护城河时均无降雨,看到和嗅到的都是污浊腥臭的河水。当地群众也向记者证实,不论晴天和雨天,护城河都浑浊不清还带有一股臭水沟味,下大雨时污染更重。

钟祥市多位人士向本报记者反映,市住建局整改工作不是在完善配套管网、推进雨污分流上下功夫,而是满足于点源应急整治,忽略面源根本治理,浮皮潦草应付中央环保督察,一些重要整改任务迟迟没有到位,使得护城河污染治理久攻不下。

市住建局“虚整改”“真销号”

2019年12月3日,钟祥市组织收听收看全省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交账电视电话会议,市委市政府强调“聚焦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发现的问题,高标准进行整改”。

钟祥住建局提供的相关资料显示,改善护城河水环境的治理工程,仅是外源减排一项,至少急需新建5座智能分流井、36座智能柔性分流井、3座混合溢流污水调蓄池,并新建截污管10公里以上、污水检查井77座。

此外,实施钟祥主城区截污纳管新建工程,至少急需在经四路、滨江大道、西环一路铺设雨水管16公里、污水管10公里,并新建污水检查井92座、雨水检查井312座、雨水口424座。据了解,这些治理钟祥护城河污染的关键性工作,至今尚停留在纸面上。

在仅仅完成主城区几条内涝严重的主干道雨污分流改造等阶段性整改任务,护城河污染尚未得到根本性治理的情况下,2019年11月26日,钟祥市住建局向市政府递交“关于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信访件整改情况的报告”。这份千余字的报告称,“交办件所反映的问题已得到有效解决”。“已完成整改”的结论性材料,层层上报至湖北省环保督察整改攻坚指挥部销号并公示。

据了解,尽管钟祥市政府下气力在护城河镜月湖入口,实施了市第一污水处理厂二期扩建工程,但由于市政排污干管迟迟未能形成系统、支线管网配套严重滞后,污水收集覆盖面受到限制,城区每天产生的5万多吨生活污水中,仍有相当一部分渗漏、溢流进入护城河。

当地人士对记者说,市住建局“已有效解决”护城河污染的整改情况在钟祥市政府网公示后,市民纷纷表示对整改效果“不买账”,直指其为“整改游戏”,甚至有人邀请市住建局局长“到护城河游泳、到镜月湖品鱼”。

值得解剖的形式主义“麻雀”

钟祥市城区排水系统多年来采用的是雨污合流制。中国城镇供水排水协会副秘书长韩伟对记者分析说,城市排水系统历史欠账多、设计标准偏低,雨污分流改造任务短期内难以完成,即便如此也应实事求是报告情况。“责任部门仓促宣布改造任务完成,只能掩盖问题、误导决策,削弱治理动力。”

湖北环保督察整改攻坚指挥部《关于认真做好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反馈意见整改销号工作的通知(试行)》(鄂环督改指文〔2017〕4号)明确要求,不得随意降低整改标准,只完成阶段性或单个年度整改措施的,不得实行整个任务销号,必须在全部完成各阶段整改目标后,方可申请销号。

在本报记者追问下,钟祥市住建局局长王道忠承认,住建部门多年来在新城区铺设雨污分流管线82.8公里,目前老城区还有至少75公里雨污合流管线亟待改造施工。

“钟祥市住建部门整改不力、进度滞后,大量实质性整改工作没有开展,却擅自降低整改标准、虚报整改成效进行销号处理,在一定意义上就是‘虚假整改’,是对中央环保督察的公然欺瞒。”中央党校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何哲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在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启动的背景下,钟祥市“虚整改”“真销号”问题,是值得解剖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麻雀”。

直播平台环保网

编辑:liaijuan
我要投稿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环保114"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环保114,转载请必须注明环保114,www.hb114.cc。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